第一百零二章(1 / 2)

而在辉夜谦信的三名心腹中,地位最高、声名最盛、也最得辉夜谦信看重的,便是眼前这位辉夜龙斗。

辉夜龙斗从早年开始便一直追随辉夜谦信,两人即是主臣,又是挚友,之间从未产生过嫌隙。再加上辉夜龙斗资历老,实力强,为人稳重,品格端正,族中颇是有一批人受过他的恩惠。因此,一直都是辉夜谦信手下的第一号干将,堪称德高望重。

因此,一见面前出现的是这人,包括秋山秀和本人在内,三人内心立刻都是警惕起来。

要知道,即使是在以前,秋山秀和和水无月、辉夜之间也只是表面上维持着友好关系。待到二族共同创立了参谋本部,这一点表面功夫也已经没有了。现如今的两方,几乎已经要接近撕破面皮的程度了。

但身为水影,秋山秀和也不能做出没气度的举动来。

因此,一时的惊诧后,秋山秀和立刻放松下来,然后示意元师和西前青放下戒备,向辉夜龙斗问道:「不知龙斗君来此,有何贵干?」

辉夜龙斗先是向元师和西前青笑了笑,示意自己并没有恶意,然后向前走了几步,来到秋山秀和办公桌前,微微躬下身子,向秋山秀和说道:「禀水影大人,在下来此,乃是得知村中有歹人欲为乱,奉我族族长之命前来禀告大人。」

「哦?」

听了他这话,秋山秀和不动声色地答应了一声,然后向部下使了个眼色,然后继续问道:「我雾隐村中竟然也有人敢于作乱?」

说话间,西前青已经悄无声息地退出了办公室,不知往何处去了。

辉夜龙斗面上挂着一抹神秘的笑意,听了秋山秀和的问话,他低下头来,恭声说道:「是,在下此来,要检举的不是别人,正是我村中的水无月一族。就在片刻前,水无月一族调集大批人马,擅自对照美一族发起进攻。」

什么?!

虽然辉夜龙斗只是非常平静地说出了这句话,但秋山秀和却是被惊得直接站起身来,心中明显颇是不平静。

别人不知照美一族的特殊之处,他却是知道的。他好不容易拉拢了照美真吾下定决心站在自己这一边,若是就此被水无月一族拔去了,那可真称得上是损失惨重。

不过,他自然也不会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,因此虽然心中大为震动,但也还在等着自己部下的调查结果。

辉夜龙斗也不着急,说完之后就直接站在一边等着。

过了没有多长时间,西前青推开门,脚步匆匆地走到秋山秀和身边,低声说道:「大人,照美一族驻地周围聚集起大批水无月和辉夜忍者。」

秋山秀和点点头,抬起头,看着辉夜龙斗,毫不客气地问道:「辉夜谦信是什么意思?」

辉夜龙斗对秋山秀和恭敬说道:「我族族长大人听信水无月启之蛊惑,参与那参谋本部之事,如今已是心生悔意。且,如今大陆上打得热火朝天,此正是我水之国尝试着向大陆进军的天赐良机。如此情境下,若只是耽于内斗,错失良机,实在是殊为不智。因此,我族族长大人久思之下,希望能够与水影大人冰释前嫌,共同对外。」

「共同对外?」

秋山秀和咀嚼了一下这个词,面上不置可否,叫人不知他内心是何想法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